法甲

踏天争仙 第八百四十七章 你要找死_1

2019-09-11 15:03: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踏天争仙 第八百四十七章 你要找死

方荡一直在盯着那一根通天的命根巨柱,四周慢慢的静了下来,偶尔有一两只妖物在缓慢的行走,风尚整个人都沉静下来,风又开始回荡,那隐隐约约的呼唤,这声音飘飘渺渺,似乎就在眼前,又似乎远在天边,方荡努力寻着那声音,一路前行,来到了命根巨柱之前。

不知不觉间,方荡伸手触摸到了那巨柱的表面,这巨柱触手冰凉,似乎是活的,在微微的蠕动,方丈甚至有种奇妙的感觉,巨柱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拉扯着他的手指。

方荡缓缓闭上眼睛,去仔细感受,巨柱之中的那细微得近乎不可察觉的生命。

方荡,感受到一种生命的脉动,他似乎正在和某种存在进行一种沟通,这种沟通是一种不需要声音,不需要眼神的交流,一种纯粹的意识上的交流。

方荡的感觉就像是在和一位长者对话,一切都水到渠成,随后方荡身上的妖气开始不断的从身躯身体之中溢出,这些妖气滚滚旋转,与此同时,巨柱之中也开始有一道道的妖气不断溢出,命根巨柱之中溢出的妖气,和方荡身上的妖气,彼此交合,最开始两者泾渭分明,随后慢慢地两者开始彼此融合。

方荡的妖气开始生质的变化,这是一种飞跃

,这种飞跃对于方荡来说,就像是曾经的水开始变成油。

就如同方荡在黑夜之城外看到的那个妖气受到洗礼的妖族一样,方荡的妖气受到了洗礼。

当妖气重回方荡的身躯之中的时候,方荡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妖气如有实质般的凝重,这命根巨柱似乎就是离光妖族,他亲切的对待着自己的孩子们,每一个来到他身前的妖族他都不会叫对方空手而归,方荡实在是难以想象,如此无私的离光妖祖怎么会衍生出那么多的情绪乖戾的妖族。

方荡的手指缓缓从命根巨柱上收回。

方荡同时也终于想明白了之前他一直都没有明悟的事情。

那就是妖祖离光和死脉皇者其实是一样的东西,只不过双方的作用各不相同。

死脉皇者是收拢畸形的人族来作为自己的躯壳,自己掌控天地之中的死脉,说给谁就给谁。

而妖祖离光则是用自己的妖气来孕育妖族,并不将自己的意志强加在妖族身上。

想明白这一点之后,方荡的心情一阵轻松,他觉得自己似乎触摸到了这个世界的本来真相。

妖族是妖气的衍生物,不知道蛮族是什么气脉的衍生物,同时还有人族,人族又是什么气脉的衍生物?

或许人族是一个例外?

方荡对着那命根巨柱微微鞠躬,虽然他和离光妖祖只是极为短暂的交流,但方荡还是能够体会到这位妖祖的广阔胸怀,还有无私大度。

方荡找到了想要的答案,心情舒畅,他在这座黑夜之城的事情也就算是彻底告一段落。

方荡掉头而行。

一路上果然没有感觉到被人监视,看来确实如苏晴所说,三山夜叉被她给骗走了。

方荡准备回洞府之中修炼,当方荡走出黑夜之城的时候,那种被人监视的感觉再次出现,随后一个声音从方荡的身后传来:“小崽子,你还真狡猾,我险些就被你给甩掉了!”

三山夜叉的声音。

方荡扭头过来,就见赤巨眼头顶上有三个大包的三山夜叉正一脸狞笑的盯着自己。

方荡看了看四周,这里尚未走出黑夜之城,周围有不少的妖族间中还有一些婴士,此时正往他们这边观瞧。当看到是一个妖族和一个人族正在对峙的时候,四周的妖族自然对同为妖族的三山夜叉有好感,当再一看那个人族婴士不过是一转境界,而三山夜叉是二转境界的时候,他们就知道这是一场虐杀!

三山夜叉会将对面的人族婴士玩弄致死。

妖族之中的几个人族婴士此刻微微叹息摇头,不过,他们并不会去管闲事。

妖族和人族都差不多,有热闹看的时候,就全都聚了过来,当然,他们和三山夜叉还有方荡之间拉开了相当大的距离,保持在一个安全的位置。

方荡微微一笑道:“三山前辈有事情找我?”

三山夜叉桀桀狞笑道:“你小子现在估计已经被吓得胆寒了吧?还在强撑?等我将你的脑袋揪下来的时候,我要好好听听你求饶的声音!”三山夜叉双手不停的在身前揉搓,似乎已经抓住了方荡的脑袋正在不断的揉搓一样。

方荡冷笑一声道:“三山夜叉原本我还不想和你计较,但现在这是你自己急着找死!”

四周的妖族原本还等着一场虐杀,等着方荡摇尾乞怜,没想到身为一转婴士的方荡竟然说出这么不靠谱的话语来,一个个妖族都露出冷笑的表情来,这个人族婴士当真是被吓破了胆,这不,都开始说胡话了!

不过方荡越是这样,四周的妖族越是兴奋,因为这样一来,他们看到的场面就会更加血腥,不少妖族口水都流出来了,在这城边上晃荡的妖族们都不是城中衍生出来的温顺妖族,每一个都是嗜血之辈。

三山夜叉哈哈大笑起来,他的笑声带动四周的妖族们一起出哈哈大笑之声,一时间,四周全都是笑声,这笑声吸引了更多的妖物跑来围观,此刻天上地下都是密密麻麻的妖族。

在诸多妖族之中,有一个周身被黑纱笼罩的身影缓缓朝着场中靠近,苏晴其实一直都没有离开,正如她自己所说,方荡对她有着极大的作用,她不能看着方荡死去,这个世界之中,拥有妖族血脉的人族实在是太少了,用凤毛麟角来形容都不为过,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就绝对不能叫他有事。若非如此,苏晴是绝对不会找一个一转婴士来参与自己的行动的。

此刻苏晴倒也并不急着出手,她也很想看看方荡究竟有什么本事,能够说那么狂的话语,本来她都想要帮助方荡收拾了三山夜叉的,是方荡自己放弃了,苏晴一直认为方荡绝对会后悔,等一会方荡吃了大亏之后,她再出手,叫方荡明白自己究竟有几斤几两!

至于三山夜叉的女人三山母刹,苏晴根本就不放在眼中,比靠山的话,这太清界没有谁比她身后的那位靠山更强大。

苏晴双目精光闪闪的盯着方荡,嘴角微微含笑,就等着方荡被虐得死去活来。

方荡看了看四周哈哈大笑的妖族,震耳欲聋的嘲讽笑声使得方荡变成了大海之中的一叶扁舟,随时都要被大浪拍碎,方荡淡淡的说道:“一会我弄死了三山夜叉后,这里笑得最大声的家伙也要死!”

方荡这一句话使得四周陡然静了下来。

所有的妖族都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方荡,一个个眨了眨眼睛后,似乎才明白方荡的意思,继而,所有的妖族再次出爆笑之声,原本的嘲讽笑声就已经如同大海巨浪,此时简直如同大海沸腾一样,嘲弄的笑声震得地面上的沙石都开始突突乱跳。

周围围观的妖族已经不下数百,秘密麻木的,天上地下全都是。

其中一头如同树枝般的老妖声音最大,猖狂的道:“小崽子,要不是你已经有主了,婆婆我现在就出手叫你怨恨你的爹娘将你生下来!”

方荡抬头看向那猖狂的树枝般的老妖,这老妖也是二转婴士的修为,看上去和三山夜叉在修为上似乎差不了多少,都是二转中期左右,方荡微微一笑,淡淡的道:“下一个死的就是你!”

老妖闻言一张笑开花般的树皮老脸忽然一板,一双碧蓝色的眼珠死死地盯着方荡缓缓开口道:“三山夜叉,将这小子让给我吧,我给你一百颗元气石!”

显然这老妖和三山夜叉是旧识。

三山夜叉的那双大眼中露出浓浓的有趣的神情,显然对于方荡越的感兴趣起来:“黑树老妖你一边儿呆着去,这么有趣的家伙别说一百块元气石,就算是一千块我也绝对不会割爱,我会好好玩弄他,叫他的痛苦嘶喊传遍整个黑夜之城!”

黑皮老妖露出森白的牙齿,一脸凶恶至极的模样道:“三山夜叉你就吹牛吧,你的那点虐人的本事能叫这小子的惨叫传遍整个黑夜之城?不是我看不起你,若你一会不能叫这小子的惨叫传遍整个黑夜之城的话,就由婆婆我来动手,包准他叫得抑扬顿挫,好听至极!”

三山夜叉哈哈一笑道:“看比起我三山夜叉的手段,没关系,等会你就知道我三山夜叉的本事了!”

三山夜叉从始至终也没有将方荡放在眼中,一个一转婴士确实不值得他认真对待,哪怕当初无有鬼曾经说过方荡与众不同,但在三山夜叉,还有周围的妖族人族们的固有认知之中,方荡就算是再怎么不同,也不过就是个一转婴士而已,并且还是一转婴士中期,三山夜叉却是二转中期,两者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大到了彼此之间有天堑在阻隔一般,在这种情况下,在众人眼中,他们所等待的只是看方荡怎么死,被怎么玩弄,怎么虐待,怎么逃跑,怎么哀求,其余的事情根本不可能生。

...

小孩咳嗽吃什么好得快
男人尿多尿频是什么原因
5岁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
小孩发烧怎么回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