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寂静王冠 第七百九十九章 云从龙 风从虎

2020-01-17 20:57: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寂静王冠 第七百九十九章 云从龙 风从虎

星辰与太阳的碰撞。

那一瞬间,恐怖的光云冲天而起,弥漫了整个大营,覆盖在数万人的头顶。

剑气纵横,乐章起伏。

毁灭的威压令所有人的脸色苍白,最接近的几个观战者,各家的继承者们已经摇摇欲坠,几乎被乐理纯粹的引力所吹飞。

袁鹤向后连退七步,神情惊愕。

比起祖父那凌驾于鬼神之上的剑技,他更恐惧的反而是叶青玄,那一瞬间所爆发的力量……纯粹的力量,纯粹的碾压。

仿佛大地升起,苍穹落下。

天地合拢。

万物将化作齑粉!

轰鸣声里,烈日之剑斩灭无尽的星辰,自身也凋零殆尽。

一声金属碰撞的凄鸣。

当光芒消散之后,所有人看到的,是纯钧之剑和新约之剑的碰撞,两柄剑刃针锋相对的格在一起。

袁长卿的外袍破裂,露出下面古铜色的皮肤,还有健壮到完全不似老人的肌肉,疤痕纵横交错。

而叶青玄的手背也破裂了,破碎的皮肤下面侵出一丝丝猩红的鲜血。

胜负未分。

平手。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同时撤剑,后退。

“承让了。”

袁长卿反手将炽热的纯钧之剑插入剑鞘中,似乎感觉这个结果差强人意,神情有些遗憾。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难缠啊。”

那一瞬间,他享受到了久违的充实和兴奋,全力对敌的愉快。

可是叶青玄却没有用全力,他并未怀抱着杀心,押上所有的乐章,要将袁长卿彻底的轰杀至渣。

而对此,叶青玄只是颔首:

“该说承让的是我才对。”

难缠的哪里是自己?是袁长卿才对!

此时此刻,他已经充分的领会到了整个老头儿的可怕,与其说是他是绝代的剑客,倒不如说,他完全将自己锻造成了一柄剑。

非人之物。

这也是令叶青玄分外不爽的一点:这个老头儿嘴上喊得凶,但最终……还是留手了。

面对着远超出自己数倍之上的力量,那一柄杀伐无双的凌厉剑刃竟然硬生生地展开了一条道路,凭借着叶青玄此生难以企及的纯粹技巧,维持着自身的不败。

对于这种人而言,十倍的力量根本不算什么,哪怕百倍、千倍,都难以起到作用。

这与数量无关。

而是‘本质’的胜利。

虽然胜负未分,以平手而论。

但叶青玄对此心知肚明。

——倘若此刻双方生死相搏的话,袁长卿不可能活下来,但败得绝对会是自己。

这是出发点的冲突,一者是为了求存,一者是为了求胜,当这两者针锋相对的时候,输赢简直一目了然。

求存的人活着,求胜的人胜利。

和叶青玄喜欢豪赌一样,袁长卿也喜欢豪赌,但同样是赌,两个人想要的却不一样:叶青玄要的是自己的活,而袁长卿要的……则是敌人的死!

十步之内,人尽敌国。

怪不得所有人都生怕惹上袁氏这帮疯子,他们最擅长的竟然是同归于尽的打法!这种划定规则的切磋,能发挥出的力量恐怕连一半都没有……

眼看着沉思的叶青玄,袁长卿不满地摇头。

“又是一个,想得太多。”

老人怅然叹息,自言自语:“这世间的聪明人为何这么多?”

叶青玄微笑:“自作聪明,至少能活得更容易一些。”

袁长卿撇了他一眼,彻底丧失了再来一把的兴趣,只是挥了挥手,转身离去。只是在走过袁鹤旁边的时候,停下了脚步,瞥着自己的长孙。

“明白你弱在哪里了吗?”

袁鹤低着头,神情羞愧:

“孙儿受教。”

“你这死孩子,学什么都快,学什么都好,可跟谁学得这么精明呢?”袁长卿最后撇了他一眼,“别再剑章上浪费时间了,先学着笨一点吧。”

说罢,他收回视线,离去了。

风中有失落的感叹声传来。

“真是……寂寞啊……”

叶青玄留在原地,沉默地凝视着他的背影消失的地方,不知在想些什么。

许久之后,忽得轻声笑了起来,向着袁长卿离去的方向微微拱手:

“多谢袁家主赐教。”

那一瞬间,他抬起了头,仰望着天穹。

灰暗的天穹之上沉寂着雨云。

随着他的伸手,雨云翻滚着,所有人都看到了天穹之上的震动。

自地而起。

飓风自叶青玄的脚下卷起,伴随着海量的以太,汇聚成暴戾洪流,形成了光芒之柱,冲向天空,将雨云撕裂,灰暗的天穹破碎。

一隙阳光自阴云的幕后洒下,落在他头顶虚幻的冠冕之上,黄之王的权柄加持于此,伴随着新约之剑,迸发出不可直视的威严。

宛如揭开了层层的伪装,隐藏在封印之下的凌厉气息自叶青玄身上升起,令大地冻结,天穹碎裂,空气近乎凝固。

无何有之乡的虚影浮现。

煌煌神威运行于此,令万物俯首。

这一瞬间,整个大营,不,整个震旦的所有乐师……都感应到了那一道仿佛要变革整个世界的恐怖权杖。

无数要素浩荡地运行在权杖之中,宛如星辰周天巡行。

浩荡星空于此降临,形成了如有实质的恐怖压力。

在那近乎窒息的压力之下,想要不自量力反抗的乐师瞬间口吐鲜血,陷入晕厥。

整个大营之中警报声响起,此起彼伏,不知道多少乐师从惊骇中惊醒,看向叶青玄,看到他的背影,却双眸刺痛,不敢再看。

“饭也吃过了,架也打过了,那么,就此告辞。”

叶青玄向着众人微微一笑,弹了弹衣袖,向着大营之外走去。

不见白恒,也没有去同其余的诸侯和家主会面。

就这么的,走了。

就像是住完酒店退房一样。

在白恒的营帐之外,名为九婴的男人远远凝视着叶青玄如入无人之境一般远去的影子,漠然的面孔之上,浮现的是跃跃欲试的杀意。

就在他抬起手掌,准备下令的时候,却听见身旁白恒传来的声音。

“让他走吧。”

白恒瞥着他远去的神情,不知为何,轻声笑起来:“他想要走,你拦不住的……你的敌人不应该是他,就让他给我们的陛下去添点麻烦吧。”

眼看着叶青玄展露出如此高调的姿态,飘然远去,一时间诸侯们也面面相觑。

很快,营帐里,所有人都将惊愕的视线看向袁长卿。

“喂,老头儿,他说多谢你赐教,你究竟教了他什么?”

袁长卿的表情抽搐着,郁闷地想要吐血,“我什么都没教啊!我就装个逼,是他莫名其妙的就瞎领悟了好么!

我特么哪儿知道他领悟了啥?”

简直没有比这个在令人懵逼的事情了。

难道真正的天才就是这样?

莫名其妙的就领悟了?

真是见了鬼了。

袁长卿端起酒壶咕咚咕咚的灌了好几口,满心郁闷:嘿!早知道自己还装什么逼啊!

-

-

对于叶青玄自己领悟了什么,其他人满心疑惑。

但对叶青玄而言,却很简单。

一直以来,他为了将白汐从震旦带走,做出了诸多计划,包括已经做好了跟震旦,跟白恒的交涉,甚至做好了开战的准备。

可来到震旦之后,内战的复杂局势却令他的计划全盘落空。

彻夜思考着关于皇帝和白恒的对策,忧心着白汐的处境和自己如何进行计划,构思了十几个方案,否定了十几个方案。

到最后,自己陷入了困惑和迷茫。

面对着错综复杂的乱局,他反而开始了一头雾水,不知道从何下手。

而直到他看到袁长卿的姿态,才明白了一点。

自己其实不用管那么多。

皇帝的态度?白恒的想法?震旦的局势?内战的结果?双方的胜负?

关自己屌事哦?

要什么复杂计划,顾忌什么其他人的想法,耗费那么多脑细胞干什么。

习惯了自作聪明之后,叶青玄忽然发现,如今的自己已经不需要再想那么多了。

他已经可以简简单单的活着了,就像是他曾经所想的那样。

不去想太多。

也不用去顾忌那些无关者的想法。

遵从自己的意志和意愿而活。

这就是他唯一的领悟。

孤身一人,迈步在荒芜的战场之上,叶青玄向着皇城的方向,笔直前行,所过之处,恐怖的以太波动扩散向四方,毫不掩饰自身的实力,也毫不隐藏自己的存在。

云从龙,风从虎。

圣人作而万物睹。

只是他自身的前进,便隐隐令物质界歪曲,令无何有之乡的力量辐射向四方,调理着混乱的以太流,将一切重整,令阴暗的天空重新亮起,令荒芜的大地上再度勃发生机。

有这一份力量和实力在这里,他已经无需顾忌一切。

他已经将那些繁复的推测和计划尽数推翻,只剩下了最简单的两个步骤。

首先,找到白汐;然后,带走白汐。

除此之外,谁拦着他,谁就是他的敌人,谁站在他的前面,他就将谁击倒。

就是这么简单。

从此刻开始起,叶青玄决定,再不掩饰自己的来意的力量,向整个东方、整个震旦宣告自己的到来。

此刻,那在乐师的双眸之中,煌煌如烈日一般冲天而起的以太龙卷,便是最直白的话语。

——我,在这里!

重庆五洲医院治病怎么样
苏州圣爱植发医院看病好不好
安庆市牛皮癣医院地址
贵阳治癫痫哪里最专业
深圳治疗妇科哪家医院较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