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失去安卓之父的谷歌还是苹果的对手吗

2019-09-17 03:13: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失去“安卓之父”的谷歌还是苹果的对手吗?

  随着苹果ARKit平台上线和全面屏iPhone X的发布,安卓阵营正遭受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库克今年下的几招狠棋,把智能的竞争焦点引向软硬结合的重心,这完全是苹果的绝对优势领域。安卓的弱点从未有如本日这般让它的驾驭者感受到切肤之痛,谷歌除了推出ARCore匆忙应对以外,下一步是否能让新的Pixel用上全面屏仍是未知。

  2014年10月,入职9年之久的安卓之父安迪鲁宾离开了谷歌公司,其实他在安卓部门的职务于上一年的3月就交由桑达尔皮查伊(现Google Inc CEO)兼任。鲁宾离职之时,安卓智能占全球市场份额81.5%,iOS占14.8%,不论其当时是否对放下自己一手创办的安卓系统留有遗憾我们已不得而知,但是假设鲁宾没有离开安卓部门且继续遭到重用,那末以后的格局演化也许更加有趣。由于安卓之父安迪鲁宾,是一个曾让乔布斯视为眼中钉的男人。

  乔布斯不仅一次地斥责鲁宾在复制自己,模仿自己的产品,模仿自己的神态乃至眼镜、发型。鲁宾则认为自己的行动完全是在追赶这位曾的智能造物主,他虽然狂妄但极富野心,能力超卓。在施密特的支持下,鲁宾主导了开放手持联盟(最初的安卓阵营)的成立。鲁宾在任期间极力推崇各厂商对安卓系统个性化的追求,认为安卓的碎片化是无可避免的结果,同时他相信物极必反,过度碎片化的安卓格局能够找到出奇制胜的惊世策略,只不过这需要更多一点时间。但是谷歌等不了鲁宾的计划,1心想收拢安卓权限的同僚们在鲁宾离职后开启了大张旗鼓的平台大整合与系统重塑,这似乎走上了当年微软平台大统一的老路。

  鲁宾的接任者皮查伊是Chrome浏览器的功臣。Chrome在PC端成长得很好,同时Chrome OS在上本上的表现也可圈可点,但是它们和安卓都没有太大的关系。皮查伊背后的人太过于想要收紧安卓权限,以保证未来的愿景中,物联、人工智能、VR/AR领域对苹果的劣势不再产生,所以他们总是在重塑安卓这样的问题上劳心费神,安卓与Chrome OS的融会、仙女座操作系统、Fuchsia操作系统的构想和尝试等等在这一时期表现得尤为活跃。结果三年时光飞逝,曾一度陷入低迷的苹果得以喘息,虽然期间三星异常活跃,但是库克认为,只要谷歌一天没能主导安卓设备软硬结合,厂商(包括三星)单方面不足以给苹果造成威胁。

  现在,苹果的杀招来了。当库克看到Pokemon Go在App Store上的表现时,想必他意识到的不但仅是AR带来的APP消费增长,还有其他特别的考量。今年6月WWDC发布的iOS11携带着ARKit同时登场,苹果的增强现实SDK ARKit配备视觉惯性系统,带有简单的2D平面监测来追踪6个自由度的动作,它允许运行在A9及以上芯片设备上,配合苹果的软硬件结合能力,做到通过单目镜头获取3D效果以及获取尺度计量等衍伸APP能力。

  苹果的做法并非业界首次,VIO(视觉惯性测量系统)和AR SDK业内早有尝试,但是其实不成功。比如谷歌的Project Tango项目,希望藉此打造一款装有3D感应器,并能记录运动、感知使用者周遭环境的安卓原型机。谷歌的Tango计划并不顺利,高配的硬件和难以普及的模组令厂商曲高和寡,而谷歌在软硬件整合工程能力上要远低于业界的苹果和微软。而苹果这次非常聪明,它擅长做硬件减法,通过深度优化和高度集成让AR在iOS设备上先跑起来。短短一个多月后,谷歌推出ARCore匆忙应对。

  据相关统计全球活跃iOS装备已超过10亿台,如果今年下半年有超过半数的活跃iOS装备升级至iOS11,这意味着将有至少5亿部iPhone和iPad会支持ARKit。而相比之下谷歌的ARCore平台目前只支持Pixel和三星的部份机型,其预测今冬1.0版本推出时能让最少1亿部安卓装备用上ARCore。

  除数量级上的差距外,AR产品本身是个高度依赖软硬结合的技术形态,底层复杂算法有赖硬件去实现,对安卓这类高度碎片化的平台生态,除非有特殊方法否则难以整合整个产品的表现。苹果的情况恰好相反,从秋季发布会来看其中一个展示细节,iPhone X特有的通过深感摄像头追踪用户面部表情变化的Animoji动态3D表情,仿佛在告诉谷歌,苹果随时可以将硬件更新和类似的运用推送给用户,包括AR。更何况,苹果还有诸多类似3D结构光的技术壁垒。谷歌相对苹果的劣势已经非常明显, 预计下一代的新标杆Pixel 2和Pixel 2 XL也难以在短时间内缩短与iPhone X的差距,硬件壁垒是硬伤。

  因而可知,借助ARKit和iPhone X的发布,库克狠狠地将了谷歌一军。那么,所谓的能够消除安卓装备切肤之痛的魔咒真的存在吗?来看看离开谷歌的鲁宾做了什么。离职后的鲁宾经过两年精心准备成立了一家名为Essential的公司,新团队的成员来自谷歌和苹果的前雇员,并具有人工智能和AR的技术背景。今年5月,鲁宾发布了首款作品全面屏智能Essential Phone,与此同时,工程团队还在开发一种专利磁感连接器,以确保未来可以用于为该扩展第三方硬件。有业内观点认为,Essential Phone更像是对标Pixel的一部负气之作,意在向前雇主展现自己的实力。鲁宾的这一表现确实像给老东家打脸。

  除此之外,鲁宾紧接着还申请了智能眼镜Essential Smart Glasses的专利,文件显示该眼镜可配备医学镜片、图感镜片和普通的太阳镜片。事实上业界早有猜测库克的下一个进军目标就是AR眼镜,而鲁宾在其职业生涯的种种表现往往比苹果更快一步。

  其实鲁宾对于苹果在AR领域的觊觎和至今iPhone X的发布早有预见,没有人比安卓之父更懂自己的系统和对手将要针对自己的弱点做些甚么,遗憾的是,再也没有机会看到鲁宾如何应对苹果本日的攻势了。

  眼下之际,为了补足硬件制造,谷歌与HTC的谈判正传得沸沸扬扬,除此之外,重新请回安迪鲁宾似乎已不太可能。相对而言,离开了谷歌的鲁宾也永久失去了证明自己可以打败苹果的机会,那句改变智能格局的豪言壮语还能否实现?

  关注ITBear科技资讯公众号(itbear365 ),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特别提示:本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赞同其观点。其原创性和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和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当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及连带。如若本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本站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完毕。

【亿欧智库】DNA测序将突破医学成为数据存储的主要阵地亿欧智库精选
新能源汽车_新能源公司-新能源汽车头条新闻资讯
解读:2015年移动互联网发展趋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