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调查称过半汏学泩村官曾被截留狆西部系重灾

2019-10-08 16:58: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2008年7月10日,江苏南通人才市场内挤满了前来报名应聘村官的大学生。 (CFP/图)

  原标题:调查显示一半大学生村官曾被截留在机关,当村官

  作者 习宜豪

  表面上看起来乡镇人满为患,但实际上各种各样的中心工作一波接一波,自上而下有很多的检查评比考核,需要更多的人手。

  乡镇主要领导觉得村官下村后做不了什么事,在农村发挥的作用不如在乡镇大,就把大学生村官留在了乡镇。

  两年下来,大学生村官吴铭在农村里待的时间不超过10天。

  被分配到豫西某小镇的第一天,他就滞留在镇机关里。打扫卫生、端茶倒水、收发文件,甚至是电脑维修工。

  他几乎忘记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更愿意把自己称为乡镇机关的实习生,所有的工作围绕着镇里的大小领导打转。

  截至2013年年底,全国累计选聘41万名大学生村官,在岗22万人这个数据可以覆盖全国1/3的行政村。但事实上,这在岗的22万村官未能完全服务于农村。

  以农村需要的名义获得大学生村官名额,再将大学生村官截留做乡镇辅助工作,已经成为了公开的秘密。

  乡镇里也需要你们

  2014年8月18日,星期一。早上7点半,山东某镇,镇政府十多平方米的四人间宿舍的闹钟会准时把罗琳叫醒。8时半,他要到镇政府信访办签到,然后接待前来上访的访民。

  罗琳觉得自己的生活像上了发条的钟摆一样,每天朝九晚五地在宿舍和办公室之间的固定航道徘徊。

  这样的生活与一般公务员没任何区别。但25岁的罗琳并不是公务员,而是被截留的大学生村官。

  2012年夏天,在成为村官之前,罗琳早早做好了吃苦的准备,但从报到的第一天起,他就丧失了机会。

  在乡镇村官分配大会上,镇领导说:农村的条件艰苦,村官下村后很难管理。乡镇里也需要你们,镇领导还在大会上表达了他们对大学生的爱才、惜才之心。

  一位往届的前辈曾安慰罗琳,能被乡镇政府截留也是一种荣耀,更优秀的还有可能被县级政府机关选用,只有有能力的人才值得被截留。

  但事实是,2012年同期来到该镇的十多个大学生村官和他一样,全部被分配到了镇里的多个科室。

  出生在山西农村的刘丁,一心想到农村干一番事业。2012年9月,他成为山西省某镇的大学生村官。但截止到2013年年底,他就一直在镇政府工作,这一年时间里,基本没有真正下过一次村。

  在镇里,刘丁成了一名多面手,甚至一个人要做几份工作。其中最主要的工作是录入一个信息平台,和为领导办公室打扫卫生。

  当时镇里的纪检部门按照上级的要求,要做一个阳光农廉的信息平台。但部门里仅纪检书记一人,最终纪检书记将七个大学生村官招到麾下,让他们成了信息记录员。

  刘丁告诉南方周末,他和他的小伙伴们的主要工作是,整理每月各村交上来的报表、统计信息、会议信息以及整年的农业资金的情况。

  此外,镇长、书记两个大概40平米的办公室和卧室每天都要打扫。你需要扫地、倒烟灰缸、拉窗帘、浇花、开空调、整理杂志报纸等,这样的工作,他坚持了半年。

  和罗琳、刘丁一样,河北唐山、河南许昌、山东诸城、四川遂宁等地的多名大学生也向南方周末证实,他们身边的很多大学生村官被截留后分到了乡镇机关的办公室、司法、信访、民政等部门。

  车颖曾是河北省唐山市遵化市石门镇的大学生村官,2013年考上公务员。她告诉南方周末,虽然唐山的大学生村官制度落实得比较到位,每周可以有三到四天的时间下村,但是她仍然要兼顾石门镇统计部门的工作。

  多份调查数据证明,截留大学生村官,并非个别现象。

  一份来自村官内部的统计信息显示,699名大学生村官中只有269名村官一直待在村上,其余34人和396人分别被市县、乡镇机关借调截留。

  江苏省大学生村官研究所对全国31个省份的4528名大学生村官进行调研后发现:有66.7%的大学生村官认为他们所在地区的村官被借调现象严重。

  我来分配我来用

  罗琳至今仍没有想通,被截留的大学生村官们拿着国家发的工资,而国家让做的事情,却什么没做,期满时拿着考核去应付。这怎么可以?

  不是所有的大学生村官都心甘情愿被乡镇截留,有人还在微博上公开写了离开乡镇下村的请愿书。

  但是,下村之路并不平坦。

  一开始,刘丁对于镇里的强留,没有反抗,但他也没有放弃自己的村官梦想。他自主创业成立了一个蘑菇农村合作社,这成为他每天晚上的加班内容。

  晚上忙完镇里的活,刘丁就回到农村合作社,采蘑菇,洒水,一个人还要把几百斤的蘑菇装车,拉到三四十公里外县城的农贸市场上。他往往是忙到6点结束,然后8点钟还要到镇政府上班。

  这样的生活虽然辛苦,但刘丁也乐在其中。最终让他与镇里决裂,是2013年的村官考核。

  因为刚开始几乎没去过村里,刘丁原本比较担心村里的评价。他小心翼翼地将考核表交给村支书。没想到,村支书依然给了他满分。我本来以为村里面占得最重,能拉开差距,没想到都是100分。

  更重要的,还是镇里的评价。刘丁信心满满地以为能获得一个不错的考评,结果,考核时,他辛辛苦苦创立合作社只加1分。而他了解到,一个被评为三八红旗手的大学生村官却加了2分。

  原来她的亲戚,在县城的妇联工作。这让刘丁颇为恼火,我们怎么从来不知道还有这个活动。

  在研读了大学生村官的相关文件后,刘丁下定决心到农村去。仔细读读文件,你就会发现组织要求你做的你全都没有做。

  幸运的是,2014年年初,该镇党委书记交接。刘丁写了数页的申请,最终打动了新来的镇党委书记。

  王鹏是北京市某区县组织部干部,曾参与多年大学生村官的管理。他告诉南方周末,由于大学生村官的分配权和管理、考核权下放给了乡镇,这就为他们截留大学生村官提供了便利。

  王鹏说,有的乡镇机关先按照科室的需求名额统计,再以村委会的名义进行申报,村官下来后就直接被截留在了科室,有的村官一天都没有下过村。

  另一种情况是,有的村委会并不愿意大学生村官下村,很多村都是书记、主任一肩挑,派驻大学生村官相当于派了一个人制约村干部的权力,这些村干部们比较排斥大学生村官。

  全国大学生村官工程专家委员会首席专家李义良则告诉南方周末,确实也有大学生村官乐意被借调,工作和生活条件好,一心还想着要考公务员,待在镇里方便复习。而即便真心愿意下村的大学生村官也不敢违背领导的意思,因为所有的考核权都在乡镇。

  从扩大数量到优化结构

  2014年5月30日,在中组部召开的全国大学生村官座谈会上,中组部部长赵乐际提出要优化整体结构,保持适度规模。

  国家层面的大学生村官制度始于2008年。当年4月,中组部、教育部、财政部和人保部四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选聘高校毕业生到村任职工作的意见(试行)》的通知,计划从2008年开始,每年选聘2万名大学生村官,连续选聘5年。

  不过,当年全国在岗大学生村官总人数就达到了13万人。此后,这一数量还以每年五六万的速度增长。截至2013年年底,全国累计选聘了41万名大学生村官。

  王鹏告诉南方周末,村官数量的急速膨胀,造成了分流极不合理。2008年第一年,北京就率先实现了每个行政村配两名大学生村官的目标。

  四部门的文件还明确规定,选聘到村任职的高校毕业生聘用期间必须在村里工作,乡镇以上机关及其他单位均不得借调使用,在后来的多份文件中,这一政策均是要求如此执行。

  然而,以借调等方式截留大学生村官现象,一开始就已经出现。

  由全国大学生村官工程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胡跃高主编的《中国大学生村官发展报告》的统计数据显示,2008年至2010年之间,西部地区有1/3左右的大学生村官基本不在岗。

  而2010年9月进行的调查显示,有77%的大学生村官有被乡镇借调的经历,其中23%的人被长期借调到乡镇而不在村里工作。

  胡跃高说,从全国整体来看,大学生村官被截留的比例超过了50%,中西部地区是村官被截留的重灾区。

  他分析,大学生村官被截留有两个主要原因:一是中西部地区经济条件差,乡镇政府会考虑到村一级生活上吃住不方便;此外,乡镇一级政务管理工作比较繁重,大学生村官有热情有能力(比如熟悉计算机操作),正是最得力的工作者。

  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政治学系的肖唐镖教授坦言,自己的学生有的也是还没下村就被乡镇政府截留。表面上看起来乡镇人满为患,但实际上各种各样的中心工作一波接一波,自上而下有很多的检查评比考核,需要更多的人手。

  当然,也并不是所有的截留都是违规。在全国大学生村官工程专家委员会首席专家李义良看来,让大学生村官到村里工作一段时间后,再到乡镇挂职锻炼一段时间,能加强和镇上各部门的联系。

  而违规长期截留的情况,除了乡镇的实际工作压力以外,也与一些干部对大学生村官的认识和定位有关。乡镇主要领导觉得村官下村后做不了什么事,在农村发挥的作用不如在乡镇大,就把大学生村官留在了乡镇。李义良说。

清洗/清理设备
游戏评测
音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