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萌娘星纪 第92章 再过几年你且看他

2019-10-12 19:34: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萌娘星纪 第92章 再过几年你且看他

廷南苑着急扯了扯情郎的衣袖,心说这可是神武举会试,非常严肃的场合,你冒充别人可是犯了大罪啊。

“你就想陈默?”

秦少虚脚尖一点,轻飘飘上了台,所有人哗然。

“哇,好帅,美男子啊。”

“这陈默原来长的这么好看,啧啧。”

“看上去不像有武力的样子啊,他真的能打败气花武者?”

“太帅了,陈默殿下,我要为你生孩子。”

乱七八糟的话就像炸开了锅,众人无不被他的美色所折倒,神武督府的都督,万寿寺的禅师等监考官也被秦少虚的美震惊了一下。

不过认识陈默的陈擎,宗政英,张猛等人却是皱起眉。

“你就是陈默?”

都督眼神一沉,他自然认得陈默的样子,知道眼前男子不是,不过敢在神武举上冒充他人,很好,一定要问个死罪。

秦少虚面带微笑不语。

“你上来按个手印吧。”都督拿出了举人令,到时身份就能揭穿了。

秦少虚依旧不为所动,他站在台上,安静的享受众人的赞誉,非议。

“舞阳郡主,这不是少虚公子吗?可真是太胡闹了,我的堂弟我怎么会不认识呢。”陈擎笑了笑,也翻身上了台又对宗政英几人道:“你们说呢。”

几个人都真的沉默了。

“你不是陈默,胆敢冒充他人。”都督使了个眼色,几名侍卫拿着刀枪围了过来。“看来陈默殿下是不屑此次会试,缘木禅师我看是不是只能作废他的资格了?”

“陈擎公子,你觉得呢?”都督心照不宣。

陈擎装作一副痛心疾首,“哎,陈默堂弟武技高超,他不能出席,一定是出了什么变故,看来是和此次神武举无缘了。”

“天子犯法和庶民同罪,就算他是长安府的公子在神武举会试前也没有特权。”都督大义凛然道,旁边的缘木禅师也是故作扼腕痛惜。“看来殿下只能参加下次神武举了,也许能更好磨练他的精神吧。”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打断了他们几个人一唱一和的戏码。

“不好意思,起来晚了,在下陈默,特地来参加会试。”

声音在人群里响起,正在议论的众人突然发现里面多了一个带着斗笠的少年,少年摘去斗笠,露出了一张干净的面容,谈不上多么的俊美,但是叫人舒服,很亲切。

“陈默!!!”

暗暗得意中的陈擎眼瞳一缩,骇然失声。

“陈默?”

“他才是陈默?”

“长安府的怪物少爷啊?”

“哇,这么年轻。”

大家叫了起来,比之前还要热烈。

陈默一步上了高台,对秦少虚微微颔首,表示感谢。“原来你一直在啊,看来我多管闲事了。”秦少虚意味深长的一笑,看了众人一眼,闪身落下高台。

“为何刚才我念你名字你都不答,你的资格……”都督语言变得有些闪烁。

“抱歉,站着修炼就入定了。没有听到,刚才真是多有得罪。”陈默拱了拱手:“现在我站在台上应该还不晚吧。”

神武督府都督,缘木禅师等人交换了目光,谁有胆子敢取缔陈默的应考身份。“既然你来了,那此次就算了,只是让人觉得长安府不守规矩却是不太好。”都督装模作样教训了一番。

陈默应道,上台将手按在举人令上,毫无疑问通过。

“陈擎堂弟,为何这样吃惊的表情?”陈默下了台,对陈擎笑了笑。

陈擎干笑一声。“来了就好来了就好。”说着只管擦汗。

差不多举人都到齐了,都督特意看了陈默一眼,对众人说:“那么现在所有举人进入考场吧,进入第一关‘神关’吧。”

哗。

四扇沉重的铁门被缓缓打开,里面就是此次的考场,一共有个大房间,能容纳千人呢。所有举人拿着自己令牌进入了神武督府。

“陈默殿下,你来了真是太好了。”宗政英走到陈默面前,这少年还是有些不太服气:“此次神武举我一定会将尊严讨回来的。”

“拭目以待,相信你不会给宗政大将军丢脸。”陈默点头。

宗政英一愣,满腔的傲气有些焉了,转身走入考场。

接着张猛等人也来说了几句。

都督目送所有举人进入了神武督府考场里,接着又和缘木禅师,陈虎豪打了个眼色。陈擎那颗不安的心才终于恢复了冷静,看着受到万众瞩目的陈默,心中暗恨,他怎么也没办法相信陈默居然还能活下来,难道那个雷劫修士没有杀他,或者被陈掌天杀了?

陈擎按捺住心底不安,无论如何,此次围剿长安君,是当今圣上,王爷一同的意愿,陈家蹦跶再大也只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多久。

这次会试,你休想进入殿试。

怀着这个想法,陈擎进入了考场。

“这会试神关是什么?”秦少虚问廷南苑。

“你不是大重王朝的人吧,这都不知道。”廷南苑嘻嘻一笑。“神武举可不是一般的考核啊,不但要考验武者的武力,更重要还有对禅家的悟性,这是决定武者能走多远的。”

那所谓的神关其实就是一场笔试。

会由万寿寺统一出一个题目,让武者作答,之后由监考的万寿寺和尚选出作答最好的一百名进士,入选下一个“武关”,最后经过武关的考验,最后十个胜出的进士参加殿试,一目了然。

“恐怕那陈默是进不了殿试了。”听完介绍,秦少虚蹦出一句。

“为什么?”廷南苑不解。

“第一关神关既然要万寿寺的禅师判断,那他是过不去。”

“不可能吧,神关的考核虽然是看武者的悟性,但是修为越高,越年轻的话,都是可以入选的。”廷南苑相信以陈默的天赋,通过神关轻轻松松,再怎么说也是长安府的世子,敢不卖这个面子?

“南苑,你难道还没发现不同吗?”秦少虚觉得女孩天真。

“不同?”

“那陈默可是很有城府,他一直就在场下却在最后关头才站出来,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秦少虚问。

廷南苑想了想,也没想出大概。

“难道他觉得最后登场很受人关注?”事实似乎也是这样的,这样一波三折登场肯定叫人印象深刻。

“不对,他这是在观察谁是他的敌人。”秦少虚眯着眼,目光放在了神武都督和万寿寺禅师身上。

廷南苑明白了,大吃一惊。“少虚你的意思是,陈默想借他不能出席会试来看有多少人是知道底细的吗

?但是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世俗的争斗,莫过如此无聊。”秦少虚耸肩。

廷南苑搂住秦少虚的手臂,越发的喜欢这位情郎:“少虚,你真是太聪明了呢。”顿了顿,女孩微微失望:“可是照你的说法,陈默的神关,万寿寺是铁定不会让他过关的,那他不就不能参加殿试,人家本来还想看看他和烟雨姐姐哪个更厉害呢。”

“不,也不一定,他还有机会。”秦少虚笑了笑。

“万寿寺都决定为难陈默,他还有什么机会?”

“就看他做的题,强到所有人无话可说,闭嘴的地步吧。”秦少虚道。

“啊……”廷南苑张着嘴。

能写出天下人为之臣服的文章,那不就是文豪了,翰林院那几个也没这么厉害呢。

“这是什么题目?”

神武考场是一个偌大的隔间,有屏风隔离,每一张案桌有香,桌子上摆这一张白卷,里面正是此次会试神关的题目。

陈默打开一看,题目非常简单。

是禅宗七师之一无门慧开的一句诗。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心头挂,便是人间好时节。”

所有举人就是要用这诗来解读出自己的理解,做出符合的经义。

陈默仔细看了一遍,细细琢磨这句话的意思。

这时,旁边的举人已经开始作答了,他们用笔在纸上挥毫泼墨,龙飞凤舞,笔走龙蛇。事实上,写出经义的字也是此次神关考核的重点,以字见人,观其武者的心的力量来察觉本性。

陈默想了想,拿出笔墨开始动笔。

此次主考官正是缘木禅师坐镇,和秦少虚判断的一样,这一次陈默就算有通天的本领也休想过了神关,为了遏制陈家,在封侯祭典上铲除陈掌天的势力,第一部就要剪除他的羽翼。

而陈默这个变数就是必须要剪除的一环。

神关考核考的悟性和心境,这种心境缘木禅师相信一个少年是做不出什么大文章的,到时唰了下来也再正常不过了。

看到陈默运笔如飞,神色淡然,几个人都报以嘲弄。

几乎只用了几息的功夫,陈默停笔,将卷一封。“大人,在下陈默已经答卷完毕了。”

什么????

埋头在做题经义的诸多举人们震惊的抬起头,愕然盯着陈默。

这小子也太快了,从入场到现在才多久啊?就是撒泡尿的时间都不够啊,他居然已经做出了题目。

我靠,作弊,肯定是官府勾结。

可恨。

众人咬牙切齿。

这边,还在得意的禅师也是愣住了。

陈默做题实在太快,就是他也无法想象这么短时间如何能写出一番令人心悦诚服的领悟。难道说他以为自己是世子就一定能过了?真是天真的家伙。缘木禅师心底冷笑,已经决定要将陈默判定不合格,他表面古井无波点头,微笑道:“陈默世子就不再仔细想想吗?这么短时间恐怕……”

“禅宗讲究领悟,一句话便足矣,多则累赘。”陈默礼貌的说。

“虽说如此,但殿下可还是有些莽撞了,若是文章不能服众人,老衲也没办法让殿下通过。”缘木禅师摇摇头。

“当然可以。”

陈默施施然离开。

缘木禅师皱着眉,将陈默的卷子翻开,入眼第一句话就让这位骄傲的禅师呆住了,然后,仿佛醍醐灌顶,茅塞顿开,拨云见日,豁然开朗,最后几乎崇拜。

陈默的卷子用一段超凡的字迹写了一段很短的对话。

上面如此说。

寒山问拾得:“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骗我,如何处置乎?”

拾得曰:“忍他、让他、避他、由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过几年你且看他。”

再过几年你且看他!

朝阳治疗睾丸炎方法
陇南治疗牛皮癣费用
新疆治疗牛皮癣费用
朝阳治疗睾丸炎费用
陇南治疗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