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重庆回应小南海水电站

2019-06-23 22:20: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庆回应小南海水电站

2015年4月17日11:20 来源:南方周末

过去十年间,重庆一个饱受争议的水电项目击退了环保、农业等国家部委,在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范围调整之后奠基启动。然而意想不到的是,在正面战场节节败退之际,2015年3月,环保部以不寻常的“侧击”方式,叫停该项目。

重庆认为小南海水电项目“依法依规”,在“长江流域综合利用规划”中有据可查;而环保部早在2005年,在溪洛渡等水电项目的环评批复文件中,已明确要求不再开发小南海。

“无数失利,若干保全,环保人面对长江,难免百感交集。”重庆长江小南海水电站(以下简称小南海)遭否后,国内环保人士马军写下这句话。

过去十年,小南海步步紧逼,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以下简称长江鱼类保护区)危如累卵。强力之下,环保、农业部等各路人马节节败退,国内环保组织直接称之为“死马”。反对者的感觉是:项目已经上了。

谁都没料到,剧情以这种方式反转:2015年3月30日,环保部借乌东德水电站环评审批之机,叫停了争议多年的小南海。“死马”被医活。

重庆方面显然“很难消化”,他们称将继续“依法依规”推进项目。环保部“隔空喊话”,还在不断发酵。

重庆回应:项目“依法依规”

从2006年重庆与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签订合作开发小南海协议算起,重庆追逐该项目正好10年。

“原则上讲,小南海项目正在依法依规地进行,包括环评等还没有进行到那个程度。”2015年4月14日,重庆市委一名官员在数次未接后,最终接起了南方周末,他语气沉稳,有条不紊,显然有所准备,话语直指环保部目前还无权否决小南海项目。

简短的谈话中,这名官员向南方周末四次强调:目前小南海项目推进是“依法依规”。

事情敏感,另一名受访的重庆官员说:“为保护好我们的干部,希望报道中最好别提受访者姓名和职务。”

小南海位于重庆市巴南区中坝岛。在三峡集团的长江水电布局中,这只是一个小项目,公开的装机量只有200万千瓦,是三峡水电站的约1/11。在其上下游,三峡集团已拥有包括三峡、葛洲坝在内的6个世界级水电项目。这6个均不在重庆界内。

但是,这一小项目却争议十余年,在民间反对派、环保NGO自然之友内部,小南海代号“死马”,意指“死马当活马医”。在十年间,小南海上演了数次戏剧性反转。最新的这一次,是环保部2015年的78号文《关于金沙江乌东德水电站环境影响报告书的批复》显示,“不得在向家坝水电站坝址至三峡水利枢纽库尾长江干流河段和支流岷江、赤水河河段等自然保护区范围内,再规划和建设小南海水电站、朱杨溪水电站、石硼水电站及其他任何拦河坝(闸)等涉水工程。”

乌东德水电站为上述6大水电项目之一,位于小南海上游。这份环评批复明确指出,小南海不得上马。

消息甫一公开,立刻引发热议。在长江水利委员会水资源保护局前局长翁立达等环保人士眼里,“主要是重庆市政府难消化”。

上述重庆官员称环保部的叫停对重庆推进小南海的准备工作目前没有产生冲击。“这方面没有更新的信息。有新的情况随时沟通。”

虽然言称无冲击,但上述官员建议南方周末,急于公布该事会对这项工作有影响。“目前各方面的消息很多,不希望火上浇油。”

但舆情已在迅速发酵。2015年4月13日,《人民》专门刊文评论此事,标题为《为叫停小南海水电站点赞》。

三峡集团同样选择了沉默。

“三峡内部基本不能提小南海水电项目,一提基本就是下岗的节奏。”小南海水电建设方工作人员王海(化名)告诉南方周末,他所在公司一直在跟进小南海项目建设,但项目至今未开始。“

三峡集团部门工作人员回复南方周末:“小南海遭否决的情况我还不是很清楚。”该集团不少人听到询问小南海一事则挂了后再也不接。截至发稿,南方周末发给三峡集团的采访函未收到回复。

尽管官方认为项目推进正常,但自从2012年3月29日奠基仪式后,小南海工程建设就没有再动过。2014年,不少环保人士跑到中坝岛,发现当年开工典礼的地方,草已半人高。封库令无疾而终,当地户口不再冻结,药厂不搬了。

“不是拍脑袋”出台的

在某一项目环评批复中叫停另一项目,这种不寻常的“侧击”也引发业界关注。

环保部为何采用这种方式叫停小南海,环保部一位匿名官员解释,目前小南海还没走到环评环节,环保部无法通过这个项目本身的环评否决它。乌东德项目影响到下游的长江鱼类保护区,所以环评批复中针对乌东德以下的敏感江段,提出了“环保要求”,报告不是对针对那个具体水电站做否决决定。

“乌东德水电是个敏感的话题,小南海争议这么大,按照惯例,有争议的项目环评都要上环保部部委会专题讨论。”上述环保部官员说,“这种报告出台很慎重的,不是一个人拍脑袋就能上的。”

多名熟知内情的人士确认,环保部不少官员对小南海持否决态度。“他们很明确告诉我:环保部很多领导都反对小南海。”翁立达说。该说法得到环保部其他一些官员确认。

梳理环保部此次78号文的出台始末,可以看到有关小南海的内容是个不断加码过程。

2014年12月,三峡集团委托长江水资源保护科学研究所编制完成“金沙江乌东德水电站”环评报告,这份报告称:乌东德、向家坝等上游梯级水库建设有不利生态影响,需强化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保护区的保护,严格限制可能影响保护区结构和功能的各类开发建设活动,如河道采砂、航道整治、桥梁码头建设等涉水工程。“按照金沙江一期的环评批复,区内不得进行水利水电工程开发建设。”

2014年12月31日,环保部受理该份环评,随后对该份环评报告进行审查公示,公示中环保部加了一点:乌东德大坝将阻隔鱼类迁移,造成鱼类生境破碎化,需强化长江珍稀鱼类保护区保护。向家坝水电站坝下至三峡库尾约1000公里的河段不再规划和建设拦河坝(闸)、河道采砂、航道整治、桥梁码头等涉水工程建设。而小南海水电就位于向家坝和三峡尾库这段江上,对这份公示,社会未有反响。

最终,3月30日环保部印发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长江水资源保护科学研究所等单位的78号文,这份还未正式公布的公文又加了一点:三峡公司不得建设小南海项目。

截至发稿,环保部未回应乌东德环评报告出台细节。

“隔空喊话”的时机亦很微妙。在沉寂了3年之后,2015年的重庆政府工作报告中,重庆市长黄奇帆称:今年将启动建设小南海。在《关于重庆市2014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及2015年计划草案的报告》中也称:重庆力争开工小南海及其配套工程。

水电对地方经济效益惊人,以刚拿到“通行证”的乌东德水电站为例:建设期平均每年增加就业7万人,发电后每年增加地方财政收入10亿。航运、电力、旅游的收益还不算。

而自2015年2月9日被中央巡视组狠批环评痼疾之后,环保部正刮起环评整治风暴,积极回应巡视意见,其中包括擅自变更等环评违法违规现象、领导干部及其亲属违规插手环评审批等。

正面战场的十年败退

这不是环保部第一次叫停小南海。保护区和小南海在2006年狭路相逢,至今十年。

1994年,三峡水电项目开工。为减轻对珍稀特有鱼类的危害,长江上游建立鱼类保护区。但溪洛渡、向家坝水电站滚动开发而来,“腰斩”保护区。这些巨无霸电站均属三峡集团。2005年4月,残存的保护区更名“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名字没过热乎劲,小南海杀到门口。

保护区主要保护对象为白鲟、达氏鲟、胭脂鱼、岩原鲤等七十多种珍稀特有鱼类及其栖息生境,其中白鲟、达氏鲟、胭脂鱼等都是适应流水环境的洄游鱼类,需在较长的自然河道里生活、繁衍;包括圆口铜鱼、长薄鳅在内的众多经济鱼类的鱼卵,则要在流水中漂流足够长的距离才能孵化,保护区的长度不能再缩短。

原国家环保总局(即现在的环保部)2005年在溪洛渡等水电项目的环评批复文件中明确要求:保护区内不再进行水利水电的开发。这个是日后环保系统大部分人的基调,所有叫停和保护的支撑,均援引这一条。2008年,环保部在回复发改委关于小南海项目征求意见函中,便是再次援引上述文件内容。

然而,环保部的态度变化很快。2008年3月8日,一份环保部和重庆市委、市政府的《会谈纪要》记录:“对于小南海水电项目,国家环保总局将以积极促成的态度认真研究,近期组织鱼类保护论证,为最后的决策扫除障碍。”

为给最后决策“扫除障碍”,2008年重庆环保局曾经一个月内四次上京,协调小南海水电项目。重庆专门组织了一套班子,公关反对者。“公关里有一个女同志,都是她带队到武汉找我和曹文宣院士。”翁立达说。

今年81岁的中科院院士、鱼类学界专家曹文宣是小南海的反对者。2009年农业部请他当重庆提交的保护区调整报告论证会评审组长,曹文宣一开始认为,即使他个人同意,但调整保护区方案需要80%的评审专家同意才能放行,论证会肯定通不过。但最终结果是专家全票通过。

“我绝对相信,重庆是把这些评审委员的工作一个一个做到家了。”翁立达说。

曹文宣为弥补这一切,开始研究新课题:小南海建设之后,大坝阻挡,鱼类还能否产卵。

2011年全国两会,一名全国政协委员递交提案,呼吁谨慎对待小南海。递交全国政协当晚,重庆相关官员找这位委员谈话,第二天该政协委员立即撤回提案。

有了这些铺垫,2009年1月8日,小南海水电首入重庆政府工作报告。18天后国务院发布的《国务院关于推进重庆市统筹城乡改革和发展的若干意见》,同意重庆“积极开展小南海水电工程前期工作”。

重庆“依法依规”推进小南海的这个“规”,就是“长江流域综合利用规划”(以下简称长流规)。

2007至2009年也在小南海项目推进同时,长流规同期修编。1990年出台的长流规将小南海项目纳入规划。考虑到老的规划对长江开发利用为主,生态保护考虑太少,修编准备强化对长江生态保护。2008年,环保部对国家发改委的复函也指出:长流规难适应保护要求,建议修订。但最终结果却是长江流域水电开发强度变大,小南海水电项目被保留,长江上游增加了两座电站。

如何讨论小南海

小南海工程对珍稀特有的白鲟、铜鱼危害要大,对胭脂鱼和达氏鲟影响相对小一些。

前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研究员李晓鹏抛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小南海每年可发电102亿度,替代燃煤500万吨。“人命重要还是鱼命重要?”

这个问题,前农业部渔业局资源环保处官员王亚民有思考。王亚民师从曹文宣院士,博士毕业论文就是“长江上游鱼类保护区建设和水利工程对鱼类资源影响保护对策”。作为官员,他具体参与了长江鱼类保护区的创建,目前在山东大学海洋学院做副教授。保护区的两次缩小,王亚民均选择了回避。他说,多年后,跳出来看,“可以相对客观了”。

王亚民认为,到现在各方还是各说各话,各方讨论不在一个频道上。重庆政府谈论小南海的经济效益、三峡集团强调水电的社会公益特性、环保NGO盯着鱼、水利规划部门想着设计费、环保和农业部门则各自有目的。鲜有人从科学高度,建构起各方可以一起谈话的框架。

“小南海项目各种利益交织在一起,捋顺是个大工程。”王亚民说,水电建设减少大量温室气体和碳排放、促进航运,减少了汽车运输。所以要公开公正综合地开展评估,做好损益分析,不能简单否定。

他表示,目前中国的环评存在不少问题,单纯靠环评,有时并不能科学评价一个建设项目。否决或批准一个项目,都要先客观评价和公示,让公众讨论,避免封闭决策,相关部门媚权或者媚俗都是不科学的做法。

“决策程序科学化、环评决策透明化、广泛的社会参与,才是根本。”王亚民说。

如今,在公众的强力追光灯下,小南海的背后角力才慢慢呈现在公众面前。

在小南海的反转剧里,环保部的文件并不能彻底否决小南海项目,只有国务院2012年批准的长江流域综合利用规划中,取消掉小南海项目,才能彻底“否掉”它。环保部曾试图提出意见修改规划,但路未通。

曹文宣院士和其他环保人士均希望这次“侧击”是小南海“最后的结局”。

水电

相关:

国电大渡河双江口水电站项目获得核准( 8:50:18)

三峡集团尼泊尔项目获批 海外三峡计划再落一子( 16:09:12)

统计局:3月国内发电量同比下降3.7%( 11:11:49)

国电集团召开水电、风电“双提升”工作推进会( 14:46:35)

鄂陕正式核准汉江夹河关(白河)水电站项目( 11:51:06)

中国电力企业“走出去”业绩显着:火电、水电和输变电为主( 16:56:02)

尼泊尔批准中企建水电站 部分电力免费提供( 15:38:32)

三峡集团拿下尼泊尔电力大单 历时3年终获批( 10:14:18)

华电乌江梯级水电站全面实现“远程集控、少人维护”管控( 9:26:24)

阿尔及利亚总理高度评价中国水电项目群( 15:37:42)

微信卖水果怎么样
微信秒杀小程序
微店怎么操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