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媒体三问一季度31省份GDP排名排名无实

2019-07-14 00:47: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媒体三问一季度31省份GDP排名:排名无实质意义

国家统计局近日公布了全国31个省(区、市)2014年一季度GDP数据。数据显示,19个地区一季度GDP增速超过了全国水平,31个省份一季度GDP总和为132878.97亿元,超出全国一季度GDP总量达4665.97亿元。

从GDP增速来看,重庆以10.9%的增速位居全国第一位;第二位是贵州,增速为10.8%;第三位为天津,增速达10.6%。

不过,在一些接受《中国企业报》采访的专家看来,这样的排名并无实质意义,对地方政府的考核应该看综合指标,抛弃 唯GDP论 的落后理念。

一问:能源大省怎么了?

今年一季度,除了安徽省以外,全国其他所有省份的GDP增速均未达到年度预期目标。其中黑龙江省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650亿元,同比增长4.1%,不到预期目标8.5%的一半;工业大省河北则从2013年第四季度的8.2%骤降至今年第一季度的4.2%,不及去年同期的一半;山西GDP增速仅为5.5%(年初定下的全年目标是9%)。

3个多月前,黑龙江在地方 两会 上宣布,将GDP增长目标从8%上调到8.5%,但一季度的增速与8.5%的目标相去甚远。

黑龙江是能源工业大省,能源产业占经济结构比重过高、国内若干领域产能过剩、地方工业企业竞争力不强等几方面,被认为是主要原因。一季度黑龙江省固定资产投资负增长25.9%,占规模以上工业比重在50%左右的大庆油田出现了多年来从未有过的负增长。

今年一季度,山西GDP仅为5.5%,位列全国倒数第三,而去年同期,山西GDP还保持9.5%的高增长。近3年来,煤炭价格不断走低,跌幅已达37.6%,这给煤炭企业经营带来不小困难,部分民营煤企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态。同时,煤炭市场的持续低迷,也让 一煤独大 的山西经济倍感压力。

山西省煤炭工业厅在分析全省煤炭经济一季度的运行情况时提到,今年煤炭市场价格下跌比预期来得早、来得急、跌得快、跌得深,煤炭企业生产经营困难加剧。

实际上,煤炭价格已从2011年10月的最高纪录853元/吨,下跌到目前的532元/吨,跌幅达37.6%。并且,目前山西省煤炭企业吨煤平均利润只有5.72元,同比减少13.25元,下降69.92%。煤炭利润下降造成的最直接后果,就是一些民营煤企因不堪重负而倒闭。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谭雅玲(微博)对《中国企业报》表示: 我们应该有农业大省、工业大省,还有服务业大省,产业全面开花,这才是正常的,但我们现在清一色的工业大省。我觉得除了GDP以外,还要综合各省的经济、金融情况以及产业发展的基础程度,更科学地去评价,这样我们的改革方向才会更明朗。

二问:数据是否可靠?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4年一季度GDP为128213亿元。而31个省份一季度GDP总和为132878.97亿元,超过全国总量4665.97亿元。这意味着各省份GDP数据之和与全国总量再次出现 打架 的情况。

在一些专家看来,各地重复统计以及统计 水分 是导致数据不一的主要原因。发改委有关人士针对这一现象曾解释称,这主要是因为各地重复计算、价格差异等核算技术问题。少数地方政府为了GDP的政绩,不排除地方GDP核算有 水分 。国家统计局也曾表示,坚决反对统计上弄虚作假,将加大查处弄虚作假案件的力度。

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微博)对《中国企业报》分析说: 各个省的统计有重复计算的成分。例如,北京在河北的分公司,北京可能把河北的产出算在内了,河北同时也做了统计。国家统计局也讲过要努力消除这种重复计算造成的结果。

国家统一核算,可以避免重复重叠的部分。 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诸建芳对表示, 国与国的边界是很清晰的,但省与省之间划清的难度比较大,尤其是在经济往来日趋密切的今天,但各个省份相互之间的活动可能会有交叉。

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今年全国两会期间表示,目前地方GDP加起来比全国大,超过了正常误差范围,解决这个问题,需要改进核算体制,要从分级核算走向国家统一核算,争取今年下半年制定出统一核算方案。

美银-美林的经济学家陆挺在最近的一项研究中发现,过去一两年里,中国地方政府公布的经济增长数据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之间的差距较以往正在大幅缩窄。

全国31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已经公布的今年第一季度GDP增幅的加权平均数为8%,而国家统计局此前公布的全国GDP增幅为7.4%,两者之间的差距仅为0.6个百分点,可能是20多年来最低的。2013年一季度,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全国GDP增幅实际为7.7%,但各省份的加权平均数高达9.5%。

三问:排名有无意义?

诸建芳对《中国企业报》表示,各个省的底子不一样,广东、山东本身就是经济大省,排名靠前一点也不意外。这跟各省的产业结构有关,过剩产业多的省份,压力就比较大,例如山西煤炭低迷,河北钢铁产能过剩严重,排名靠后也不意外。

谭雅玲则认为, 媒体舆论应根据地区特色去评估GDP指标。广东作为经济大省一直是排头兵,产业规模相对领先,作为沿海开放城市的优势突出。排名没有关系,但我们评论的角度、方式应该调整一下,这对地方政府的执政思维更有触动。一些GDP排名落后的地方省市的特色优势没有抓住,特性没有抓住的话,只是 全国一盘棋 ,不会有收获。

这个排名毫无意义,如果是政府机构排的就更不应该了。 向松祚对表示, 说白了,排名依然是过去单纯追求GDP增长速度的思想在作怪,有的地方一把手看到这个排名肯定有点着急,又想大上快上项目,为什么我们现在一些产能过剩行业还在继续加大投资?例如,1 4月的水利还在加快投资,其实还是地方上的GDP主导思想在作怪。现在必须纠正这种地方思想。以后地方上的考核应该看综合指标。

微店店长版网页版
上海微信商城
微信公众号小程序怎么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