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万界之全能至尊 第499章 芬恩的设想

2020-01-18 13:55: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万界之全能至尊 第499章 芬恩的设想

芬恩不知道江言口中的‘呵呵’是具体什么含义,不过单单是看江言那眼神表情,他就对于江言的嘲讽之意再理解不过了。

“呵呵……”同样字词的冰冷话语从芬恩口中挤了出来。

被一个小了自己十多岁的孩童一再地蔑视,芬恩脸上也无法再摆出笑容了,他阴沉下脸来:“看来,我们的后辈真的是不懂得尊重上级啊……”

芬恩的话语还没说完就停住了,因为江言已经一脸无聊地撇了撇嘴,然后视线从芬恩的身上移开,看向了他的身后,脸色有些不耐烦地说道:“博士,你有些慢了啊!”

什么?博士?

听到江言的话,芬恩一开始还有些没反应过来,但很快地,他就一个激灵,想起来了在这座研究所里能够被称之为‘博士’的人,似乎就只有那一位了。

有心觉得对方或许是在混淆视听企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但芬恩还是谨慎地回头用眼角余光扫了一下,然后就真的看到了穿着白大褂、一脸阴恻恻的淡笑的卢克斯与几名随行护卫从走廊转角走了出来。

这小鬼,居然没说谎!

“您好,博士!”顾不得理会江言了,芬恩连忙侧身让出了道路,然后微微鞠躬地对着卢克斯行了个礼节。

“嗯。”本来还打算跟江言打个招呼的卢克斯瞄了他一眼,目光有些疑惑:“你是……”

芬恩语气有些紧张地说道:“博士您不记得我了吗?我是芬恩?帕尼森,是今年才新加入进来的。”

“是吗?”卢克斯略感兴趣地看了这个年轻人一眼,目光扫了一下他身上的研究员制服,一下就认出了他挂在上衣口袋边缘的晶卡所代表的身份权限,笑了笑:“高级学士吗?距离技师也只有一步之遥了呢,重要的是在这个年龄……年轻人,你挺不错。”

“多谢您的赏识!”芬恩有些诚惶诚恐地轻笑道,哪怕明知道卢克斯说的只是激励后辈用的客套话,但他依旧还是有些为之激动了起来。

面前的这一位可是帝国当今为数不多的屹立在研究员领域里的泰山北之一的「博士」,也是芬恩为之奋斗和崇敬的目标,能获得对方的一句哪怕口头上的肯定,对于现在还被卡在了一介学士阶级的他来说自然是非常受用的。

激动过后,芬恩看着似乎有些对自己并不是太感兴趣的卢克斯博士,心情一下子冷静了很多,并想起了这一次他特意跑到博士办公室来的目的。

在现代灵导技术兴起后,杜拉冈帝国作为灵导科技的先驱,对于研究员的头衔等级的审查制度经过数十年的发展已经算是挺完备的了,自有一套评判晋升的标准。

除了底层的助手之外,学士级头衔的研究员想要晋升上「技师」级,有两条路子,一个是通过专门的考核晋升,这种考核对于研究员的学识积累水平和手操技术水准都非常苛刻,并且还要求具备一定的科研行业的履历经验才行。

总之,是个既考验技术实力的扎实功底,又考验经验和资历的晋升方式。

这种晋升方式基本上是针对于那些才能较为普通的一般型研究员准备的,而对于拥有异于普通人的天赋才华的天才型研究员,则会有另一项更为便捷的晋升方式。

那便是,独立创造出足以被国家列为专利授予资格的研究成果,或者也可以参与到既有的国家级大型项目之中,并在项目研发的贡献度上占有核心的一席,达到足以被记录在开发者的功绩名单里边的程度。

只要满足了以上这两个条件,便能让该名学士免除考核,凭借功勋直接取得技师的头衔。

对于芬恩来说,才刚刚毕业没多久的他哪怕很快就凭借优异的成绩和一系列考核,在学士一级里走到了上流,但他终究还是太年轻了一些,想要继续往上晋升到技师级的话,第一条晋升方式对他来说短时间里就有些难走了。

论学识的积累和实践手操的水平,从灵导科以优异成绩毕业的芬恩还是有些自信的,但实际研发工作方面的经验履历,对他这个刚刚正式入行才不到一年的业内新人来说就是个硬伤了。

因此,若是不愿意慢慢熬履历的话,芬恩就只能选择走第二条晋升路线了。

无愧于他天才的名号,早在三个多月以前,芬恩就已经想到了点子并开始了相应的准备,独立开始了一个可行性颇高的技术项目的开发工作,并且还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成效。

然而,在取得了一些阶段性的成果后,他却在研发半途中碰到了瓶颈,努力了快一个月了都没能找到进一步的突破口。

原因有不少,除了技术上的不足之外,实验资源也是一个硬伤,凭借他现在的「高级学士」的权限所能调用的资源,并不足以支撑到他独立完成这项技术的后续研发需求。

只靠他手头上的半成品研究进度的话,虽然也算是一项挺有前景的技术项目了,但就此拿出去想要达到晋升技师级的标准却还是差了不少,因此芬恩当然不想就此放弃。

思来想去了好一阵子后,碍于条件不足,芬恩终于决定寻求外援的帮助。

这让芬恩很是不甘心,但也没有其他办法。虽然他也是贵族出身,但只是区区一介子爵家的三男罢了,并非嫡系的爵位继承人的他之所以会投身到研究员的行业里来,本身就有一些家族因素的影响。

借助帕尼森子爵家的权势来投资自己的研究?这一个选项从一开始就没被芬恩考虑过,因为他敢肯定,自家的那两位拥有更高顺位继承权的兄长绝对会从中作梗,到时候这个技术项目哪怕成功了,成果所得的功勋持有者都保不准会被替换成其他人的名字呢。

反正芬恩从未指望过他的兄长们为了家族继承权而会不会坚定自己的节操。

既然家族助力借不到,那么就只能走走其他路子了,而对芬恩来说,他能做的选择很少。

毕竟,他现在可是已经加入了卢克斯名下的研究所这么一个‘阵营’了,帝国的内部竞争可是无处不在的,不论哪个行业。芬恩若是不想背负上吃里扒外的嫌疑的话,除了从这个阵营里选择同行的求援对象之外,他还能选谁?

最终,芬恩打算直接找到自家的顶头上司、也就是卢克斯博士的头上,并且还想好了交涉的条件,他只需要将手头上的半成品的研究成果与那位博士共享,以换取博士的承诺达到晋升技师的标准就行了。

得益于卢克斯一直以来经营的形象,芬恩至少不需要担心自己的研究成果会被这位所长强占独吞了,这位所长对人才的重视可是有过实例的,以他通过手头的项目展现出来的潜力,那位博士再怎么说也会愿意伸手拉拢一下。

于是,就有了现在的芬恩前来卢克斯的办公室打算求见的一幕。

虽然碰上了让他很是火冒三丈的江言,让芬恩原本怀着期待的心情受到了不小的影响,不过在如今见到卢克斯后,他的注意力立刻就回到了对自己来说更加重要的正事上。

“博士,冒昧打扰一下,可否耽搁您的一些宝贵时间呢?”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略有紧张的心情,芬恩神色郑重地从怀中取出了一叠文件,恭敬地递到了卢克斯的面前,语气诚恳地请求道:“这是在下的一点拙劣之作,能请您过目一下吗?”

正脸带笑意地打算跟江言交谈的卢克斯被芬恩这一行为给打断了刚要出口的话,面色顿时略微有些不悦了,让暗暗观察他神色的芬恩内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

不过让芬恩安心的是,这位传闻中很重视拉拢和培养优秀后辈人才的博士并未因此而真的就发怒,而是很快就收起了不悦之色,脸色平静地看向了芬恩的脸庞,然后视线下移扫了一眼芬恩递过来的文件资料的封面上那精心打印好的较为显眼的项目标题。

“哦……?《「刻印」技术的新型运用》?”

看过了标题后,卢克斯眉毛抖了抖,眼里流露出了一抹兴趣。

卢克斯不着痕迹地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江言稍后再谈,这才再度将注意力放回到芬恩手上。

江言对此也没有意见,因为他也挺好奇这个被他贴上了‘萝莉控’标签的年轻研究员现在的葫芦里打算卖什么药。

‘有戏!’并未注意到卢克斯隐晦的视线移动,只捕捉到了卢克斯眼底流露出的感兴趣之意的芬恩,心情一下子激动了几分。

果然,卢克斯目光好奇地将芬恩手中的文件拿到了手里,当着芬恩的面翻阅了起来。

并且,很快就露出了略带惊异的神情。

“原来如此……将灵导术式阵以「刻印术」的手法,植入到人体身上,从而省去繁琐的术式阵的构建环节,从而让施术者变得像是人形的灵导兵器一样,只要催动灵力就可以跳过施术的前置动作,直接瞬发高阶精灵术吗?甚至……借由在人体植入特定的军用量产型的术式阵,从而达到军用精灵术师的速成培养?”

一边翻阅着,卢克斯一边以赞赏的语气缓缓说道。

不远处的江言,眼神也是有些些许的变化,略带惊异地看了一眼脸色紧张地等待着‘判决’的芬恩。

虽然江言没有观看到卢克斯手上的文件资料上的内容,不过暗地里已经悄悄发动了数据化扫描的感知能力的他,同样已经将文件资料里的内容‘看’了个彻彻底底,甚至他阅读的效率比起用肉眼读取的卢克斯还要快了许多倍。

‘真是看不出来啊,这家伙居然还挺有才能的?’目光闪烁的江言,想到了自家的那个私人研究部门,不由得在心中开始打起了小九九。

“你倒是想到了一个有趣的点子呢。”数分钟后,将文件资料大致上浏览了一遍的卢克斯,将文件放回了芬恩的手里,然后面带微笑地评价了一句。

芬恩的脸色顿时显而易见地露出了惊喜之色,但很快,他的心情就又因为卢克斯后续的一句话而一下子沉了下去。

只见卢克斯摇了摇头,面色有些遗憾地说道:“但是……想实现这种技术,难度也有些大!”

芬恩张了张嘴,还是没有急切开口反驳,但眼底却有着不甘之色浮现。

卢克斯注意到了他的神色变化,并未在意,而是淡然地微笑了一下,继续点评着。

“如果真的能够将术式阵植入到精灵术师的体内,那么,不论是让术师们瞬发高阶精灵术的设想,还是军用精灵术师速成培养确实都是可行的。但你不认为,这种做法,跟现代灵导兵器的功效有些重合了吗?”

“而且,原本在体外构建释放的术式阵,想要植入到体内,并且还得固化起来,可不是「刻印术」那样的仅仅只要将术式阵埋入心脏充作遥控炸弹就可以了的,说到底,「刻印术」在本质上就只是个简单粗暴的内部破坏性的诅咒术式而已,唯一的优点就只有它的保密性和难以被强行摘除的特点罢了,这种刻印术是我们先人从旧时代就流传下来的遗迹之中挖掘出来的文献之中发现的古老奴役术式之一,就算是现在,我们也只掌握了植入的方法和相应的解除手段。”

顿了顿,卢克斯看着沉默的芬恩,语气无奈地说道:“想要变更这种刻印的术式效果,将其改造成用于提升受印者战斗力的瞬发施术的辅助装置,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虽然我们有着开发灵导兵器的经验,但体外施法的传统术式阵与铭刻在钢铁兵器上的灵导术式阵、还有埋在体内的刻印阵,都会因为术式载体的不同而存在着很大的区别的,想完成你这种刻印术的设想,这几乎不亚于创造一系列的全新的术式阵模型。其中的难度,相信你也早就已经尝试过了吧?”爱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或热度文,一起畅聊文吧~

石家庄九州医院有哪些医生
成都医学院附属医院专家号
卵巢早衰是什么症状表现
安徽治疗宫颈炎费用
汕头包皮过长医院哪个好
分享到: